竹子的咕噜

即使我们没有能力去改变世界,也不应该让世界改变我们。

做梦到恶心

今天风也好大啊,草稿纸都让它吹到地板上了,书页哗啦啦的响。天气不错,不戴眼镜看到窗外的电线变成了好多根,而且分不清虚实了,也许在对面楼后,也许就在我眼前。听了一下午歌,从差不多先生到恋爱ing。

眼睛度数又增啦。几乎是个瞎子了maybe。所以去门卫那里拿快递的时候居然错过了我的快递两次,明明自己还确认了不是我的名字了。大概我要换眼镜了。

这回实锤了,嘻嘻,果然和我想的一样的呀。两个骗子。

窗边风开始变大了,外面的空气突然变成透明的蓝色了,天是灰暗的蓝。

嘻嘻早点睡哦

她不识字但她识事

幼稚园杀手的歌有点好听怎么回事!虽然不了解嘻哈。但是莫名觉得好听哎

吵啊,为什么要让别人难受。

当他们吵架冷战的时候我做与不做都是错。忽好忽坏更是让我不想理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