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子的咕噜

即使我们没有能力去改变世界,也不应该让世界改变我们。

突然就想起我妈之前和我聊天说到了过年,她说我爷爷以前每次过年给我和我姐的压岁钱都是崭新的,就难受死了,以前从来不清楚的事在人逝世后再了解到,感觉更加糟糕。毕竟我只知道过年收到了钱,但是这个崭新又让我想到他特地跑到店里去换钱的场景。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