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子的咕噜

即使我们没有能力去改变世界,也不应该让世界改变我们。

        突然希望回到小时候,想要搬个小板凳坐在爷爷旁边,听他再啰嗦一下。想要问问他以前的故事,想要听听他的人生,知道他是怎样的人,而不是我口中一个“爷爷”那样简单的称号。
       

         今天吃晚饭的时候,我爸喝了点酒给我说起了我爷爷的事。听我爸爸说,我的爷爷也算是个功臣,解放我们这地区的时候他就出了不少力,还曾经在百万雄师过大江的到了我们这地儿的时候替他们送过一回信。他以前辗转在各个单位工作,后来由于政府缺钱付不起工资了他们有些人暂时被派回了老家,后来他也没回去了。
        他的故事我知道的很少,也只有这么一点儿,甚至如果不是我和爸爸聊起来,我甚至会忘掉他的原名,有的时候时光太残忍了。我其实在他的东西被烧毁后偷偷留下来了一颗纽扣,上面还留有一点烧化的痕迹。所以纽扣不好看,摸起来也不舒服。但我总想着留个念想,让我知道他曾经真实参与过我的生命,人忘性很大的,偏偏时光还要来助纣为虐。他其余没被火烧的东西被那些亲戚瓜分完了,其实他们只火烧了自己用不到的东西。我们家只有那栋他亲手筑起来的老屋。可惜,大前年发大水屋子塌了一角,里面都是泥,土屋本来就不坚固,现在已经不能住人啦,我们过年再也没能回去了,我好久没回去了,我开始想念那里的土扑在裤管上的感觉和早上起来山谷里回荡这的布谷鸟的叫声。
        曾经我在历史课本上看到的那些历史在我眼里不过是一页纸或者一段文字,一段我记下来就可以拿高分的话,但是没想到我的家人居然亲身经历过还参与了其中,这让我觉得不可思议,原来我觉得遥不可及的事物实际上就在我身边而且触手可及。我不知道在那段文字背后有多少个名字呢,但最终呈上纸面的都只能被浓缩成为一段短短的话,他们多少人后来也不过是个普通老百姓啊,一个晚年需要儿女照顾的老人。有多少和他一样的人最终就这样过完了一生,没有得到自己应得的荣耀和敬畏。也是,他们不说,谁可以把那些个风烛残年的老人同那些不平凡的岁月联系在一起?就像我也完全想不到那个瘦瘦弱弱,说话啰嗦,手拿着个茶杯也抖,爱自己下地种玉米的老头写的一手好字,搞过革命,被监禁过也为这个国家的建立出过一份力过,蚊子腿再小也是肉啊。他们原来有那样,波澜壮阔的一生。说来惭愧,在人格一面我比不上他。
      大概他一生最自豪的事情就是做了党员吧。革命结束后本来他可以借着自己的功劳去谋个一官半职,他不去,在他看来党员就是要无私奉献,牢记马列思想。后来他儿子也就是我爸有机会可以去替他当官,他依旧放弃了。功利对于他,大概真的算不上什么吧,他没有去做大官就只是选择了做个小村长,待在了老家成为了我爷爷,就是那个没事看看报,喝喝茶,还老喊我去给他种的菜捉虫的啰嗦老头子。
      最后饭快吃好时,我爸还跟我说我爷爷曾经和他抱怨过这这么一段话“当初这个景区还是我们冒着枪林弹雨打下来的呢,现在我就去爬一下还要收我钱了。”我听了不知道说些什么,只能讲自己吃好了,先离开了饭桌。

     

评论